地產博客
瀏覽人次:18463    回應:1
代理人
餿主意也有餿耳朵
何斯人
2013年7月14日
如果把黃河之水抽乾,那黃河底下的魚蝦蟹龜都莫不束手就擒了嗎?這是一個古代的童話故事。在周星馳的電影《唐伯虎點秋香》裡也有一個類似的故事,當唐伯虎跟他的對手鬥可憐時,對手為了要做到最可憐,竟把生命了結!可憐的分數雖綽綽有餘,但可惜是領不了獎!這是『飲鴆止喝』或者是「飲砒霜毒老虎」的異曲同工。不過,在地產代理界中,亦有此等怪事同工!而且居然成為「國策」!


話說自08年金融海嘯後,地產代理界連連出現了極其人荒的奇景,換言之任何地產代理不要說搞擴張,就是穩住陣腳都十分吃力,無他,請不到經紀是也!中、小行被迫以較高的底薪或拆高佣來吸引經紀,可無論怎樣吸,吸回來的也頂多是大行裡一些準備「拉」出去的邊緣經紀,而且很快也就又往一些更高條件的中、小行裡跳,跳來跳去,中、小行的成本便愈拉愈高,凝聚力卻變得愈來愈低,這種流動性對於利潤持續而言當然是大打折扣。有的索性自行培訓,但好巴巴的把人培訓起來後卻又活生生地給行家挖掉,「苔不生於滾石」,沒有大行金潻招牌的中、小經紀行真個是叫苦連天。


其實人荒現象在金融海嘯前已普遍存在,然而卻非那麼明顯而已。真正能成為大行的全方位「制式」策略,相信是在08年以後。何故?金融海嘯後數個月內市場死水一潭,靜得嚇人而且又有人猛吹「冰河時期」推波助瀾「驚你唔死」,此時此刻確實令到人心浮動而難以按捺的。在沒有人會知道將來後市的情況下,豪賭總比坐以待斃强,說要裁員幾多百的施老,忽地轉過身來把正在真正裁員的中、小行來了一記狠狠的回馬鎗,天下經紀幾乎又一次盡收。其後市道反彈,中、小行很多成了「無兵司令」,勝負立見,一批行家慘被淘汰,剩下來的也被削弱。


人類的DNA永遠都是貪婪的,當然這也許是人類進步的驅動力。不過,貪勝也許變得不知輸,把辣招的出籠和再出籠都一概嗤之以鼻,繼續近乎吃了亢奮劑那樣搶龍頭舖,抽乾行內經紀的數量(無他,自地監局發牌制度出現之後,地平線上的經紀數量始終不可能於一年半載之間突然增多),誤判這又是另一個金融海嘯後的天賜危機(施老口頭禪:有危便有機,天下沒有良機只有危機)達「不戰而屈人之兵」矣。可是這種如意算盤的有效發揮空間只能在旺市之下或週期性淡市之中,對於長時期的淡市就變得相當之「傷人自傷」了。辣招出現既已歷二載餘,其實端倪可詳,但自恃一手和工商舖近乎獨攬的優勢,堅持繼續擴張進行「國策」的偉大工程。


一手規管及辣招延伸至工商舖後,如意算盤終被打破!這也說明了為何7.7上街的時間僅在針對一手新例出籠之後不久及辣招延伸至工商舖不久之後。更有趣的是,當7.7的姿態擺完了後,早已準備好的過千警告信不到一星期亦紛紛送往員工手上,無他,壓碎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業已浮出水面!在一些警告信的內文裡竟有「半年只有6萬元營業額的員工」赫然躍於紙上!原來抽乾黃河水是有計劃有預謀的,更甚者原來真的是一種「國策」!可惜『實踐是檢定真理的唯一標準』,這種「國策」不堪形勢的改變,卻成了「飲砒霜毒老虎」或唐伯虎那位「以命傷人」的對手那般!不外是這般如此的餿主意「國策」,但餿主意卻有那麼多的餿耳朵(甚至餿鼓掌)!可笑可笑!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回應者名稱
密碼
1. F grade 2013-08-20 13:00:09

 


FCI幾乎每週都有免費講座,吸引大批有意買樓的人士, Anthony(箭嘴示)及 Brian(揸咪者)變身專家,又會施以軟硬招數鼓勵在場人士俾錢報讀課程。

大錢題

潛入投資學堂 揭炒樓「秘」招

2012年11月22日 ~~ 第1185期 香港《壹周刊》

近月在網上及報章,不時出現地產投資講座的廣告,宣稱講座免費,標榜「滿身卡數打工仔,五年八層樓」、及「八十後,三層樓一間鋪」等等,這些「成功人士」,更不時上電視、電台、雜誌,甚至出書,大肆宣揚發達經過。
這 些成功例子,全都來自一間叫「 FCI」(投資策略研究有限公司)的投資學堂。為了解當中「出神入化」的財技,本刊記者潛入課堂聽課,發現導師皆是行內知名的經紀及炒家,除了教授「走法 律罅」的炒樓招數,還落足嘴頭要「團結散戶力量」,游說學生夾錢組空殼公司炒樓,講到明要齊齊「做世界」!

FCI每個月都有三、四堂免費 講座,一班主講人「星光熠熠」,包括利嘉閣聯席董事何明高、恒力商業地產( 169)獨立非執董葉景強等等,而擔任課程總監的,是自稱曾滿身卡數、後來債務重組變出六層樓的鍾學良( Anthony),他經常上電視報紙甚至出書分享投資心得。堂上眾人不斷吹噓,只要花錢報讀他們的課堂,便能盡得炒樓精髓。
這時講座上的聽眾已聽 得如痴如醉, Anthony的拍檔 Brian即趁機打蛇隨棍上,「我哋要結集力量!報讀課程只係第一步,重點係增大 FCI兵團,就好似美孚啲師奶兵團咁,只要手頭嘅貨多,就好容易控制到屋苑的樓價。堂上的星級導師,亦會成為你哋嘅 support!而我哋近八百個學員,仲會互通消息,邊區有筍盤即時短訊同 whatsapp俾大家!……如果你咁都仲要諗吓嘅,唔緊要,我只同你講:機會只留俾有準備嘅人!」當晚報讀課堂,學費可大減一千至六千八百元;現場見有 三十多人即時報名。


Anthony不時接受電視報章訪問,大講其炒樓財技及策略。


記者未上堂前,已收到筍盤短訊(右),有銀行估價外,還有同區市價作考慮,服務看似很貼心。六小時後又有短訊彈出(左),表示筍盤已被學員「瓜分」搶走。

一條龍賺錢


課程總監 Anthony及銷售總監 Brian,在免費講座上不斷氹人落疊,付款上地產課程。


課堂上導師一味唱好樓市,其中財叔及 King Sir更鼓吹樓價升時,一定要加按套現買多層; Brian則叫學員夾錢買鋪。


既是導師,又是鋪位經紀的 Laura,一條龍「幫」空殼公司買賣鋪位賺錢;聲言只為顧問的 Anthony則瞓身入股最少兩間空殼公司,買鋪又買住宅。


落疊夾錢買樓的學員,以為自己賺硬,實質最發是賺完課程學費,又賺空殼公司管理費兼盈利分成的 Anthony、 Brian及 Laura。

第一堂 教你避稅


本週一晚上,記者到佐敦 FCI課室找 Anthony回應,臨走前他還叮囑記者:「你一定要幫我 哋澄清呀!我知出面好多人非法集資呀,做埋 啲衰 嘢,但我 哋無 嘅!」(林志謙攝)

這 個名為「 FCI小本地產投資.財技實戰課程」的課堂,包五個課堂加一個睇樓團,學員約七十人,當中以三十歲的年輕上班族及師奶為主。上堂前一眾學員充滿期盼;「我 想好似 Anthony咁,上到車之餘仲有樓收吓租。」「我見有學員成功咗,話同人夾錢買鋪,我都想試吓呀!」
課程的 「頭炮」第一堂,由被形容為重量級投資者的「財叔」開始。財叔在網上的「財務自由同學會」群組,已突破一千人,被封為「宅男樓神」。上堂前 FCI負責人提醒學員:「千祈唔好打開財叔個稅務月光寶盒,呢個寶盒打開咗,多一堂都講唔晒!」愛吹水的財叔,不負眾望,由廿年前以四萬元置業開始講起, 並教了一些炒樓蠱惑招,如:「如何摸到最好價?想賣樓,梗係扮買家探行情;想買樓,扮賣家放盤啦!」又如「唔好自認係真正用家,炒家唔怕認,筍盤先會益 你!」
說到凌晨十二點,部分學員離開,財叔才步入戲肉。他大爆曾有幾層灣仔物業被稅局追稅,靠「出糧」予家人作公司開 支扣稅,才得以解決,「咁我阿媽喺我公司做清潔,都要出份糧俾佢㗎!稅局問我,點解清潔工咁高人工,係囉,我都想知點解佢成日話要加人工!」他還笑言,現 時朋友多了,可以「交換啲老豆老母用」。

第二、三堂 按揭走罅知多啲

諷刺的是,第二堂由利嘉閣聯席董事何明高講解法律陷阱,他連買住宅「上車」,都講到危機處處,學員都悶得呵欠連連。到第三堂, 由出任恒力商業地產( 169)獨立非執董、現為香港按揭轉介公司董事總經理的「 King Sir」葉景強主講,他教的蠱惑招最令人咋舌。現時手揸十七項物業的 King Sir,教學員以「直系親屬自住」一招,來拆解現時第二套房只借得五成的金管局緊箍咒, King Sir言之鑿鑿說:「你話唔係投資,只係買俾阿爸住嘅,就可借到七成。銀行點知你有幾多個爸爸?又點知你爸爸有無物業?我唔係教你哋犯法呀,只係你借貸嗰 刻,真係諗住買俾阿爸住㗎嘛!點知做晒按揭佢老人家先話唔住,咁點舉證呢?」
King Sir還指點學員,為信貸資料庫大洗底,「買樓造按揭有兩份 consent(同意書)要簽,第一份係同意披露物業按揭資料,第二份係同意查閱申請者的信貸報告,第一份可以選擇唔簽。如果已經有好多樓喺手,就唔好簽 第一份喇,因為唔簽,銀行只會睇到你信貸資料庫上首四個最新的通訊地址。咁點做呀?一個地址報四次囉!你哋知唔知同一個地址可以有好多唔同寫法?第幾座可 以寫 block,又可以寫 tower,電腦系統好蠢㗎咋。你亦可報阿媽阿婆等地址,咁銀行就唔知你真正有幾多物業。」


收幾千蚊學費的 FCI,除了上堂聽導師「吹水」教走法律罅外,每堂還有近百頁的 notes(左),上圖成立空殼公司流程的內容,最後一句更高呼「正式做世界」!


免費講座上所指的實戰睇樓團,在沒有導師的指導下,由學員自己找地方進行,跟一般普通人睇樓無異。

第四、五堂 傍住你玩鋪

第四堂的 Dooby,是前中原工商鋪東九龍區營業董事,他教授工廈投資,主力教大家爭取長成交期摸貨。最後一堂導師,是前中原工商鋪經紀趙敏賢( Laura),她講古仔的技巧一流,拋出多個著名投資者的買賣逸事,「試過有西環業主想放盤,賣價四千五百萬,話租金做到二十萬。五釐回報睇落幾好,但其 實無咁高,點解?業主每年要俾租客廿萬水喉維修費,明唔明?又有無聽過廿四小時營業嗰種便利店,無閘嘅,但業主每年要回俾租客幾萬蚊嘅鐵閘維修費。邊嚟維 修費呀,明唔明?鋪就係咁玩!無人傍住你哋點玩?」這些招數可在表面上造高租金回報,吸引下一手投資者。
而最後的「實 戰」睇樓團,原來只是分小組各自去搵盤睇樓,既無導師帶領,又無「師兄師姐」指導,各隊人都是沒甚計劃地在西環、佐敦、紅磡及葵涌等一帶覓食。完畢返回佐 敦課室,由 FCI負責人再講解夾錢開空殼公司買鋪的細節,並叮囑夾錢的學員,「所有資金不經 FCI手,全部都係入落第時成立咗的空殼公司銀行戶口,你哋啲錢經 FCI手就變咗非法集資㗎啦!」 FCI自○九年成立至今,已有最少三間由投資者夾錢炒樓的公司成立,買入西環厚和街地鋪及佐敦舊樓,並改成賓館。
這些 成立的空殼公司,由 FCI的子公司 FCIPIS管理,向空殼公司每月收取管理費之餘,他日賣出鋪位,扣除使費後,利潤還要分百分之八至十四予這家子公司作獎金;而以鋪位經紀身份任導師的 Laura,原來是 FCIPIS股東,佔股達三成,學員炒鋪有賺 Laura即可袋袋平安。而那些星級課程,每個課程按人數估計可袋近五十萬,平均一個月便辦一次,負責人及導師都人人有得分。


FCI架構圖


Anthony有份投資的空殼公司,今年內兩度買入佐敦韶興大廈單位,並正進行改裝(棚架位置),打算與樓下的賓館分一杯羮。(關永浩攝)

夾錢者難有保障

記者將 FCI及 FCIPIS的公司資料、課程報名表、夾錢炒樓的「合作協議書內容重點」等文件,交給大律師陸偉雄細閱。陸偉雄指:「這是一份不平等的合約條款,保障嘅係 公司,投資者可謂完全無保障。」針對該份「合作協議書內容重點」,他指出,「呢度寫明,每位股東都有責任成為按揭擔保人,但就只提及擔保人可以分多啲錢做 獎勵,但完全無講擔保人的風險。公司被追數,第一個就告公司,第二個就是擔保人!另外,流程中提到 FCIPIS找了律師幫助學員成立空殼公司,咁夾錢的投資者有無得揀其他獨立律師呢?受委任的律師會以自己的委託人利益為最大考慮,對其他人有可能唔夠公 平。」
眼見章程內一句:「齊集資金便正式做世界」,陸偉雄笑言:「從未見過正經嘅公司有呢類句子!」由於空殼公司的支票簿及公司印都由 FCIPIS「代為管理」,陸偉雄指:「咁即係空殼公司的管理權,已落咗喺 FCIPIS手上,咁就有可能變成非法集資。」
根 據《證券及期貨條例》,任何人邀請公眾將資金投入資產或生意,而投資者沒有參與日常運作,可從生意取得回報,即屬集體投資計劃,除非事先取得證監會批准, 否則屬違法,最高刑罰為監禁三年及罰款五十萬元。至於課堂上導師所教的避稅等走法律罅方法,較難入罪,「除非涉及虛報假地址、偽造文書等直接的證據,而且 要有受害人,才較有可能成立教唆欺詐這刑事罪。」


在網站上設有「財務自由同學會」的財叔(箭嘴示),是 FCI課程的王牌導師,講課要按人頭收費,但他喜歡四圍吹水,堂上講的內容十之八九可以在其部落格找到。(嚴寶權攝)


政府出雙辣招後, FCI就以短訊報喜,指其中一間空殼公司賣出的厚和街街鋪,已作價二千萬賣出。(于港民攝)

否認非法集資


Anthony常掛在口邊,指一伙人過去曾掃起金獅花園,據他本週一稱,他本人只買賣了一伙。(關永浩攝)

本 週一晚記者找到 FCI負責人 Anthony,他否認有涉嫌違法,「(非法集資)梗係唔會啦,唔係我哋去集資,啲錢完全唔經我哋手,錢係入返同學開嘅合資公司。(你哋嘅角色呢?)我哋 只係 line up一班想做生意嘅人,做顧問,話俾佢哋聽法律上、會計上點做,點先係合法,所有程序都跟足公司法。」對於「合作協議書內容重點」規定,要夾錢的學員先交 一萬元誠意金, Anthony解釋那是保證金( Deposit),而「一齊做世界」他則辯稱:「 Gimmick嚟㗎啫!」
至 於堂上導師涉教人走法律罅,他笑笑口謂:「教人避稅?我哋課程內容完全無呢啲嘢,可以俾 note你睇!( Note上無但導師口講呢?)可能係有同學問問題,個導師分享番出面啲人點做啫,就好似電視台訪問嘉賓,內容唔等於電視台立場。」身為 FCI負責人之一的 Anthony,卡片上寫上自己是催眠治療師,及亞洲青年企業家聯盟的創辦人等等;曾炒賣七個物業,賺近三百萬。佔 FCI百分百股權的大股東,是身份神秘、從未現身的雷愿桁, Anthony等一干人如此精明,要避過法律責任,應當無難度。

10. Homeblogger sir's friend 2013-07-07 14:53:54

潛入投資學堂 揭炒樓「秘」招


FCI幾乎每週都有免費講座,吸引大批有意買樓的人士, Anthony(箭嘴示)及 Brian(揸咪者)變身專家,又會施以軟硬招數鼓勵在場人士俾錢報讀課程。

大錢題

潛入投資學堂 揭炒樓「秘」招

2012年11月22日 ~~ 第1185期 香港《壹周刊》

近月在網上及報章,不時出現地產投資講座的廣告,宣稱講座免費,標榜「滿身卡數打工仔,五年八層樓」、及「八十後,三層樓一間鋪」等等,這些「成功人士」,更不時上電視、電台、雜誌,甚至出書,大肆宣揚發達經過。
這 些成功例子,全都來自一間叫「 FCI」(投資策略研究有限公司)的投資學堂。為了解當中「出神入化」的財技,本刊記者潛入課堂聽課,發現導師皆是行內知名的經紀及炒家,除了教授「走法 律罅」的炒樓招數,還落足嘴頭要「團結散戶力量」,游說學生夾錢組空殼公司炒樓,講到明要齊齊「做世界」!

FCI每個月都有三、四堂免費 講座,一班主講人「星光熠熠」,包括利嘉閣聯席董事何明高、恒力商業地產( 169)獨立非執董葉景強等等,而擔任課程總監的,是自稱曾滿身卡數、後來債務重組變出六層樓的鍾學良( Anthony),他經常上電視報紙甚至出書分享投資心得。堂上眾人不斷吹噓,只要花錢報讀他們的課堂,便能盡得炒樓精髓。
這時講座上的聽眾已聽 得如痴如醉, Anthony的拍檔 Brian即趁機打蛇隨棍上,「我哋要結集力量!報讀課程只係第一步,重點係增大 FCI兵團,就好似美孚啲師奶兵團咁,只要手頭嘅貨多,就好容易控制到屋苑的樓價。堂上的星級導師,亦會成為你哋嘅 support!而我哋近八百個學員,仲會互通消息,邊區有筍盤即時短訊同 whatsapp俾大家!……如果你咁都仲要諗吓嘅,唔緊要,我只同你講:機會只留俾有準備嘅人!」當晚報讀課堂,學費可大減一千至六千八百元;現場見有 三十多人即時報名。


Anthony不時接受電視報章訪問,大講其炒樓財技及策略。


記者未上堂前,已收到筍盤短訊(右),有銀行估價外,還有同區市價作考慮,服務看似很貼心。六小時後又有短訊彈出(左),表示筍盤已被學員「瓜分」搶走。

一條龍賺錢


課程總監 Anthony及銷售總監 Brian,在免費講座上不斷氹人落疊,付款上地產課程。


課堂上導師一味唱好樓市,其中財叔及 King Sir更鼓吹樓價升時,一定要加按套現買多層; Brian則叫學員夾錢買鋪。


既是導師,又是鋪位經紀的 Laura,一條龍「幫」空殼公司買賣鋪位賺錢;聲言只為顧問的 Anthony則瞓身入股最少兩間空殼公司,買鋪又買住宅。


落疊夾錢買樓的學員,以為自己賺硬,實質最發是賺完課程學費,又賺空殼公司管理費兼盈利分成的 Anthony、 Brian及 Laura。

第一堂 教你避稅


本週一晚上,記者到佐敦 FCI課室找 Anthony回應,臨走前他還叮囑記者:「你一定要幫我 哋澄清呀!我知出面好多人非法集資呀,做埋 啲衰 嘢,但我 哋無 嘅!」(林志謙攝)

這 個名為「 FCI小本地產投資.財技實戰課程」的課堂,包五個課堂加一個睇樓團,學員約七十人,當中以三十歲的年輕上班族及師奶為主。上堂前一眾學員充滿期盼;「我 想好似 Anthony咁,上到車之餘仲有樓收吓租。」「我見有學員成功咗,話同人夾錢買鋪,我都想試吓呀!」
課程的 「頭炮」第一堂,由被形容為重量級投資者的「財叔」開始。財叔在網上的「財務自由同學會」群組,已突破一千人,被封為「宅男樓神」。上堂前 FCI負責人提醒學員:「千祈唔好打開財叔個稅務月光寶盒,呢個寶盒打開咗,多一堂都講唔晒!」愛吹水的財叔,不負眾望,由廿年前以四萬元置業開始講起, 並教了一些炒樓蠱惑招,如:「如何摸到最好價?想賣樓,梗係扮買家探行情;想買樓,扮賣家放盤啦!」又如「唔好自認係真正用家,炒家唔怕認,筍盤先會益 你!」
說到凌晨十二點,部分學員離開,財叔才步入戲肉。他大爆曾有幾層灣仔物業被稅局追稅,靠「出糧」予家人作公司開 支扣稅,才得以解決,「咁我阿媽喺我公司做清潔,都要出份糧俾佢㗎!稅局問我,點解清潔工咁高人工,係囉,我都想知點解佢成日話要加人工!」他還笑言,現 時朋友多了,可以「交換啲老豆老母用」。

第二、三堂 按揭走罅知多啲

諷刺的是,第二堂由利嘉閣聯席董事何明高講解法律陷阱,他連買住宅「上車」,都講到危機處處,學員都悶得呵欠連連。到第三堂, 由出任恒力商業地產( 169)獨立非執董、現為香港按揭轉介公司董事總經理的「 King Sir」葉景強主講,他教的蠱惑招最令人咋舌。現時手揸十七項物業的 King Sir,教學員以「直系親屬自住」一招,來拆解現時第二套房只借得五成的金管局緊箍咒, King Sir言之鑿鑿說:「你話唔係投資,只係買俾阿爸住嘅,就可借到七成。銀行點知你有幾多個爸爸?又點知你爸爸有無物業?我唔係教你哋犯法呀,只係你借貸嗰 刻,真係諗住買俾阿爸住㗎嘛!點知做晒按揭佢老人家先話唔住,咁點舉證呢?」
King Sir還指點學員,為信貸資料庫大洗底,「買樓造按揭有兩份 consent(同意書)要簽,第一份係同意披露物業按揭資料,第二份係同意查閱申請者的信貸報告,第一份可以選擇唔簽。如果已經有好多樓喺手,就唔好簽 第一份喇,因為唔簽,銀行只會睇到你信貸資料庫上首四個最新的通訊地址。咁點做呀?一個地址報四次囉!你哋知唔知同一個地址可以有好多唔同寫法?第幾座可 以寫 block,又可以寫 tower,電腦系統好蠢㗎咋。你亦可報阿媽阿婆等地址,咁銀行就唔知你真正有幾多物業。」


收幾千蚊學費的 FCI,除了上堂聽導師「吹水」教走法律罅外,每堂還有近百頁的 notes(左),上圖成立空殼公司流程的內容,最後一句更高呼「正式做世界」!


免費講座上所指的實戰睇樓團,在沒有導師的指導下,由學員自己找地方進行,跟一般普通人睇樓無異。

第四、五堂 傍住你玩鋪

第四堂的 Dooby,是前中原工商鋪東九龍區營業董事,他教授工廈投資,主力教大家爭取長成交期摸貨。最後一堂導師,是前中原工商鋪經紀趙敏賢( Laura),她講古仔的技巧一流,拋出多個著名投資者的買賣逸事,「試過有西環業主想放盤,賣價四千五百萬,話租金做到二十萬。五釐回報睇落幾好,但其 實無咁高,點解?業主每年要俾租客廿萬水喉維修費,明唔明?又有無聽過廿四小時營業嗰種便利店,無閘嘅,但業主每年要回俾租客幾萬蚊嘅鐵閘維修費。邊嚟維 修費呀,明唔明?鋪就係咁玩!無人傍住你哋點玩?」這些招數可在表面上造高租金回報,吸引下一手投資者。
而最後的「實 戰」睇樓團,原來只是分小組各自去搵盤睇樓,既無導師帶領,又無「師兄師姐」指導,各隊人都是沒甚計劃地在西環、佐敦、紅磡及葵涌等一帶覓食。完畢返回佐 敦課室,由 FCI負責人再講解夾錢開空殼公司買鋪的細節,並叮囑夾錢的學員,「所有資金不經 FCI手,全部都係入落第時成立咗的空殼公司銀行戶口,你哋啲錢經 FCI手就變咗非法集資㗎啦!」 FCI自○九年成立至今,已有最少三間由投資者夾錢炒樓的公司成立,買入西環厚和街地鋪及佐敦舊樓,並改成賓館。
這些 成立的空殼公司,由 FCI的子公司 FCIPIS管理,向空殼公司每月收取管理費之餘,他日賣出鋪位,扣除使費後,利潤還要分百分之八至十四予這家子公司作獎金;而以鋪位經紀身份任導師的 Laura,原來是 FCIPIS股東,佔股達三成,學員炒鋪有賺 Laura即可袋袋平安。而那些星級課程,每個課程按人數估計可袋近五十萬,平均一個月便辦一次,負責人及導師都人人有得分。


FCI架構圖


Anthony有份投資的空殼公司,今年內兩度買入佐敦韶興大廈單位,並正進行改裝(棚架位置),打算與樓下的賓館分一杯羮。(關永浩攝)

夾錢者難有保障

記者將 FCI及 FCIPIS的公司資料、課程報名表、夾錢炒樓的「合作協議書內容重點」等文件,交給大律師陸偉雄細閱。陸偉雄指:「這是一份不平等的合約條款,保障嘅係 公司,投資者可謂完全無保障。」針對該份「合作協議書內容重點」,他指出,「呢度寫明,每位股東都有責任成為按揭擔保人,但就只提及擔保人可以分多啲錢做 獎勵,但完全無講擔保人的風險。公司被追數,第一個就告公司,第二個就是擔保人!另外,流程中提到 FCIPIS找了律師幫助學員成立空殼公司,咁夾錢的投資者有無得揀其他獨立律師呢?受委任的律師會以自己的委託人利益為最大考慮,對其他人有可能唔夠公 平。」
眼見章程內一句:「齊集資金便正式做世界」,陸偉雄笑言:「從未見過正經嘅公司有呢類句子!」由於空殼公司的支票簿及公司印都由 FCIPIS「代為管理」,陸偉雄指:「咁即係空殼公司的管理權,已落咗喺 FCIPIS手上,咁就有可能變成非法集資。」
根 據《證券及期貨條例》,任何人邀請公眾將資金投入資產或生意,而投資者沒有參與日常運作,可從生意取得回報,即屬集體投資計劃,除非事先取得證監會批准, 否則屬違法,最高刑罰為監禁三年及罰款五十萬元。至於課堂上導師所教的避稅等走法律罅方法,較難入罪,「除非涉及虛報假地址、偽造文書等直接的證據,而且 要有受害人,才較有可能成立教唆欺詐這刑事罪。」


在網站上設有「財務自由同學會」的財叔(箭嘴示),是 FCI課程的王牌導師,講課要按人頭收費,但他喜歡四圍吹水,堂上講的內容十之八九可以在其部落格找到。(嚴寶權攝)


政府出雙辣招後, FCI就以短訊報喜,指其中一間空殼公司賣出的厚和街街鋪,已作價二千萬賣出。(于港民攝)

否認非法集資


Anthony常掛在口邊,指一伙人過去曾掃起金獅花園,據他本週一稱,他本人只買賣了一伙。(關永浩攝)

本 週一晚記者找到 FCI負責人 Anthony,他否認有涉嫌違法,「(非法集資)梗係唔會啦,唔係我哋去集資,啲錢完全唔經我哋手,錢係入返同學開嘅合資公司。(你哋嘅角色呢?)我哋 只係 line up一班想做生意嘅人,做顧問,話俾佢哋聽法律上、會計上點做,點先係合法,所有程序都跟足公司法。」對於「合作協議書內容重點」規定,要夾錢的學員先交 一萬元誠意金, Anthony解釋那是保證金( Deposit),而「一齊做世界」他則辯稱:「 Gimmick嚟㗎啫!」
至 於堂上導師涉教人走法律罅,他笑笑口謂:「教人避稅?我哋課程內容完全無呢啲嘢,可以俾 note你睇!( Note上無但導師口講呢?)可能係有同學問問題,個導師分享番出面啲人點做啫,就好似電視台訪問嘉賓,內容唔等於電視台立場。」身為 FCI負責人之一的 Anthony,卡片上寫上自己是催眠治療師,及亞洲青年企業家聯盟的創辦人等等;曾炒賣七個物業,賺近三百萬。佔 FCI百分百股權的大股東,是身份神秘、從未現身的雷愿桁, Anthony等一干人如此精明,要避過法律責任,應當無難度。